网格冬梅-当汪泽炎和网格中的贫困户闫冬梅取得联系后-新闻网页

  • 时间:

武汉回应万家宴

「網格+黨建」工作模式,不僅使黨建「觸角」進一步延伸到鄉村「神經末梢」,將基層黨組織和農村黨員,尤其是無職黨員的力量聚攏起來,而且真正實現了「處處有網格,人在網中走,事在網中辦,小事不出格,大事不出網」。無形中,用優良黨風政風,引領了社風民風的轉變。

今年5月,汪澤炎無意間得知,哲武蛋雞場要擴大規模,新建100萬羽蛋雞養殖基地。

閆冬梅再執拗也經不住網格長汪澤炎電話里的苦口婆心,她越來越明白,這是一件對村裡、對自己發展極好的事。

「我應該早點支持這個項目,我們網格的農戶也會早一點受益。」閆冬梅經常對汪澤炎說,「你看我現在不出門一個月有3000多元的穩定收入,早上想上班,晚上想回家,這不就是幸福的日子嗎?」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強調,「必須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推行網格化管理和服務」。

閆冬梅態度非常堅決,絕對不允許動她家人的墳墓。

蒙泉鎮結合實際情況,將全鎮劃分為84個大網格,共有1119個網格員,其中黨員中心戶1013名,聯繫全鎮20786戶群眾。

但是,當汪澤炎和網格中的貧困戶閆冬梅取得聯繫后,卻「被潑了一盆冷水」。因為新建基地,要遷她家三座墳。

從一開始的「態度堅決」,到後來帶着女兒回鄉主動遷墳,再到項目落地後進場務工,閆冬梅能「轉變」,網格長功不可沒。

新華社記者張書旗、袁汝婷、張石榴

勸說無用,急壞了羊毛灘村岩子崗網格的網格長汪澤炎。

地處山區的湖南石門縣,積極推行「網格+黨建」創新治理模式,構建了「村(社區)黨總支—網格黨支部—單元格黨小組—黨員中心戶」四級縱橫到邊、覆蓋全面的組織體系。

新華社長沙11月23日電 題:特寫:小網格里的「大項目」

對農村來說,這可是個「大項目」,臨近的幾個村都在爭取。如能爭取到這個項目,不僅能增加村裡的集體收入,還可以讓建檔立卡的貧困戶分紅,村民們有機會就近務工,怎麼看都是一樁美事。

為了村裡的建設發展,汪澤炎沒有放棄,每天堅持給閆冬梅打電話,「現在不興封建迷信那一套,你家老父老母如果在世,也會支持你、支持我們村呀!這個蛋雞場建成后,你可以在家門口上班,有穩定的收入,還可以照顧家裡,何樂而不為呢?」

汪澤炎其實也理解閆冬梅的苦衷,所以他電話里也不全是勸說,後邊更多的是關心閆冬梅母女在深圳的生活情況。

更困難的是,當時閆冬梅和女兒遠在深圳務工,汪澤炎只能通過電話勸說,這更增加了工作難度。

頗具戲劇化的是,當初建蛋雞場,她卻是最大的「反對派」,誰勸她都要挨一頓罵。

就這樣,差不多打了一個月電話,閆冬梅心裏有些動搖,「網格長就是鄰居,抬頭不見低頭見。」

用她自己的話說,因為建場要「挖她家的祖墳」。

每月月末,對於湖南省石門縣蒙泉鎮羊毛灘村的閆冬梅來說,是個收穫的日子。因為她的工資卡又會進賬3500元,這是她在家附近的哲武蛋雞場每月的務工收入。閆冬梅喜滋滋地逢人便說,如今政策好,機會多,只要勤勞就能脫「帽」。

汪澤炎很快想到,他負責的網格里,有一塊空地非常合適。他馬上向網格所在支部書記王美華反映,把項目落地羊毛灘的好處介紹后,該支部的網格員都極力支持。

今日关键词:雪莉哥哥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