嗓子公司-称原广西金嗓子与金嗓子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江佩珍-金乡新闻

  • 时间:

一岛国麻疹致6死

但是在星空傳媒履行了全部合同義務的前提下,廣西金嗓子僅支付了1300萬元廣告款,星空傳媒就此進行起訴。

截自金嗓子集團官網這筆欠款,也讓法院發佈了對廣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簡稱「廣西金嗓子」,06896.HK)實控人江佩珍的限制消費令。目前,江佩珍被限制乘坐飛機、列車軟卧、輪船二等以上艙位;在星級以上賓館、夜總會、高爾夫球場等場所進行高消費行為。

  而在今年9月23日发布的《2019中期报告》中,金嗓子集团称,2019年上半年增加的500万人民币其他开支是用于相关诉讼支出,却在“或然负债”相关附注中表示,或然负债已不包含与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的诉讼。

截自金嗓子集團官網相關信息顯示,出生於1945年的江佩珍從前是一名糖果廠工人,在1956年至1998年期間歷任柳州市糖果二廠工人、車間主任、副廠長、廠長兼黨委書記。在媒體報道中,當時讓糖果廠轉虧為盈、創建了金嗓子集團的江佩珍多以「鐵娘子」形象出現。

然而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目前資產狀況較為良好,2018全年收益6.94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約11.2%;其中毛利5.17億元,同比增約18.58%。截至今年6月30日,流動資產凈值約為6.23億元人民幣。

2017年4月1日,星空華文向廣西金嗓子發送催告函,要求10日內支付全部欠款5076萬元。之後又發送律師函,要求廣西金嗓子支付欠款和違約金。再之後,追討不得的星空華文起訴到法院。

看起來並不缺錢的金嗓子,為何未按照法院判決如期支付廣告款,最終導致73歲的品牌創始人成為「老賴」?

溫馨提示:歡迎點擊每經微信菜單欄「每經整點」欄目,掌握最新最熱財經資訊,財經新聞整點報。)

截自啟信寶目前,江佩珍為金嗓子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非執行董事,集團總經理、董事局副主席由其兒子曾勇擔任。

|每日經濟新聞 nbdnews 原創文章|未經許可禁止轉載、摘編、複製及鏡像等使用

而從產品線來看,二十多年過去,金嗓子集團依舊靠單品打天下。今年上半年,公司營收89.6%都是來自金嗓子喉片(OTC)。有分析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可以看到,金嗓子集團現在面臨的問題,首先就是主業遇到天花板,第二個就是新品的增長乏力。」

  那么问题来了,终审结果出来后,为何“有能力”却拒不执行法院判决?

9月19日,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發佈了對廣西金嗓子以及實際控制人江佩珍的失信執行信息。執行信息顯示廣西金嗓子的具體失信情形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而之前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是「要求被申請人廣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支付5194.98萬元」,截至被執行信息發佈日廣西金嗓子全部未履行上述義務。

11月1日,記者多次撥打金嗓子集團及星空傳媒的官網電話,但截至發稿,未能取得聯繫。

于上市公司層面而言,這筆廣告費並不是負擔不起,而且實際上早在2017年底,金嗓子集團就已對相關賬款有所準備。

  金嗓子创始人江佩珍变“老赖”,被限制消费

  每日经济新闻签订了广告代理合同,合同总价8000万元,约定在《盖世英雄》、《蒙面唱将猜猜猜》投放草本植物饮料品牌广告,并约定了相关收视率。

目前,因被限制消费,江佩珍可能要“体验”与其收入能力不符的生活。数据显示,江佩珍目前是金嗓子集团薪酬最高的高管,2017年、2018年总薪酬额分别是415.6万元、452.1万元。同时江佩珍持有上市公司5893.74万股股份权益,占总股本的7.97%。

相關節目宣傳圖廣西金嗓子認為,首先對合同本身是否生效保持異議,因為當時廣西金嗓子並未直接與星空傳媒簽訂合同,合同上沒有廣西金嗓子的簽字蓋章。同時金嗓子質疑萬象公司出具的收視率統計,認為廣告代理商萬象公司提供的數據是虛假的,並稱萬象公司不是獨立的第三方,而是與星空傳媒有經濟利益關係。同時廣西金嗓子有限責任公司(廣西金嗓子母公司)認為不應對上述糾紛有連帶擔保責任。

值得注意的是,除涉及和星空華文的官司被列為「限制消費人員」外,8月15日,江佩珍還被寧波市鄞州區法院頒發了限消令((2019)浙0212執6562號),案由是江佩珍沒有遵照判決在指定時間履行和中國民生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寧波分行的金融借款合同。

就像「老乾媽」將陶華碧照片印在產品上作為招牌,江佩珍的照片亦被大量印在金嗓子集團拳頭產品「金嗓子喉寶」、「金嗓子喉片」上。

  “空壳公司”VS“广告流量造假”?

星空傳媒同時認為,廣西金嗓子2016年成立時的註冊資金為200萬元,但是一直到2018年2月才繳足,根本無力承擔本案8000萬元廣告費的支付,因此認為廣西金嗓子是金嗓子有限責任公司利用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為逃避債務而設立的空殼公司。

照片印在「金嗓子喉寶」包裝上的創始人,竟出現在了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上——原因是拖欠近5200萬元廣告費。

  2019年7月10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江佩珍进行限制消费立案。在此前的6月14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判决广西金嗓子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简称“星空传媒”)支付广告费5167万元,同时说明应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事實上,廣西金嗓子為金嗓子集團旗下公司,法定代表人先後分別為江佩珍、黃建平、江世名,但是法院認定廣西金嗓子的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影響債務履行的直接責任人、實際控制人是金嗓子集團董事局主席,現年73歲的江佩珍。

最終法院駁回了廣西金嗓子上訴,維持一審原判。而目前廣西金嗓子依然未按時補繳上述廣告費用。

而星空傳媒則在二審期間向法院提交證據指出,對方一開始就有逃避債務的打算,稱原廣西金嗓子與金嗓子有限責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為江佩珍,但是2017年初廣西金嗓子察覺到會有訴訟就將原董事黃建平變更為法定代表人。

據《華夏時報》報道,星空華文事後盤點,《蒙面唱將猜猜猜》收視率超出預期,廣西金嗓子要實付4000萬元廣告費,《蓋世音雄》收視保點1.80,實際收視1.07,按照折算再減去金嗓子食品前期已經支付的1300萬元,還要實付1076萬元。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每日經濟新聞。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廣西金嗓子與星空傳媒的廣告合同糾紛最早於2017年6月19日立案,2018年12月29日一審判決。而金嗓子集團於2017年因該糾紛事項確認了5075萬元負債,2018年因一審判決結果上市公司又額外確認了92萬元。

記者 | 方京玉編輯 | 魏官紅 趙雲 肖勇 王嘉琦

今日关键词:峨眉山第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