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池单边-“船长都是郝矶村人-庄河新闻

                                    • 时间:

                                    北京提前一天供暖

                                    富池是歷史重鎮,建鎮已逾千年。老渡口與富池鎮相伴相生,與江北的武穴市田家鎮隔江相望。郝磯村是緊鄰長江的漁村,漁船成為沿江兩岸百姓走親訪友的唯一交通工具。「這個渡口還是『紅色渡口』。」83歲的王義亮老人回憶,1949年5月14日,他和村裡百姓划著近70條木船,到對岸接解放軍在此過江。

                                    黃梅的朱先生在富池辦完事後乘渡船準備回田家鎮。他說,下游汽渡距此8公里,到對岸后還得走路、坐車才能到,耗時費錢不方便,「已在這乘船過江多年」。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問:「就沒想過停開渡船?」他說:「這是祖輩傳下來的,不能丟,只要有能力就要堅持。」為培養下一代船長,2016年,他將時年26歲的二兒子王黎帶上船當助手。如今,王黎已考取船員證,操作船隻已是一把好手。

                                    解放后,為讓老渡口發揮更大作用,郝磯村打造木船,每天擺渡兩岸百姓。「船長都是郝磯村人,本村人坐渡船都不付錢,所以大家稱之為『義渡』。」75歲的王義懷說,靠渡船謀生,船長只能混個肚兒圓。

                                    時間一到,王義松準時開船,船上僅3名乘客,「一趟下來又得貼錢」。其實,碰到百姓有急事,僅一名乘客他也開船。

                                    圖為:又一班渡船靠岸。(視界網石勇攝)

                                    這些年,他多次從江里救起落水的人。按約定,外村人乘坐渡船,可以收取一定的船費,但他給自己立下規矩:殘疾人、寡婦帶小孩、流浪人、生活拮据者一律不收費。用他的話說,「出門在外,都有難處,能幫就盡量幫一把。」說這話時,他那被曬得黝黑的臉上透着一股俠氣。其實,擺渡是自負盈虧,他全家都靠這條船生活。近些年,他花費近50萬元更新渡船、維修碼頭設施,目的只想讓大家坐渡船更舒心。

                                    村裡第一代船長是王全河,那時,木船上裝布帆,只能遮風擋雨,動力全靠人工划,並配一個水手。傳承到現在,船長已換了5人,義渡的慣例延續至今。陶港、陽新城關、南部地區居民過江去黃岡都習慣在此渡江。

                                    57歲的王義松是第五代船長,已在此擺渡37年,風雨無阻。從木製機動船到全鋼機動船,如今這已是他開的第三條船,他也成為擺渡時間最長的船長。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趙志剛通訊員蔡克智廖小剛

                                    「坐好嘍,開船!」9月18日11時30分,陽新縣富池鎮郝磯村長江邊老渡口,船長王義松一聲吆喝,纜繩解開,渡船緩緩離開岸邊向對岸武穴市田家鎮駛去。

                                    為方便兩岸百姓渡江,他制定渡船航行時刻表,並廣為傳播。冬春時節,早上6點半到下午5點半,1小時1班;夏秋時節,早上6點到下午6點,1小時1班。豐水期時,江面寬近3公里,到江北單邊要半個小時;枯水期時,江面寬近2公里,單邊約20分鐘。每天,他至少要來回航行12趟。

                                    今日关键词:13吨包裹烧成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