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浦新闻-在某程度上重写自己回忆中的过去-医疗器械新闻

                            • 时间:

                            司机状告滴滴封号

                            圖:《追憶消逝的人生》劇照\香港藝術節供圖

                            少年時上課用的桌子上,一班美少男少女留下歡樂、含蓄曖昧的言笑。美好的回憶中,上山下海,人生高高低低,用姿態不同的桌子描繪不同的環境。幾經努力,感情成熟了才擺設婚宴,桌子又再成為燈光下的聚焦點。太太的車子軚盤也是用翻側的桌子象徵,非常神似,而且生動。

                            該劇故事非常簡單,但寫情深刻細膩。五十多歲的男主人公已經患上早期認知障礙症,一天,女兒為他在家安排一個生日會,囑咐他自己稍後穿上已經為他預備好的禮服,就放在他眼前,整個故事就環繞着此事。可是他剛聽到,便立刻忘記了。他苦苦追憶,希望穿上衣服,怎料更把自己人生過去的事,一幕一幕地翻出來,包括初戀與邂逅、奪去自己孩子之母(其妻)的致命車禍等。此情此景,「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悽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李清照《聲聲慢》)

                            整個作品的場面調度非常明快,故事中,有現在的時態,集中於前台發生;回憶的事,在台上各處出現。樂隊在台後,一邊觀察一邊配合演奏,非常合拍,而且旋律優美。

                            一串一串的回憶,「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更是生離死別。全劇終結時,戲劇男主人公仍然努力地追逐着自己失去的記憶,懊惱地找尋女兒為他預備的禮服,如此這般,尋尋覓覓,「怎一個愁字了得!」

                            《追憶消逝的人生》(The Nature of Forgetting)的主創團隊重新劇團(Theatre Re),在執行這個節目時發現一個道理,就是能夠存在於世直到末了的事物,必定與人(human being)的存在有關,而並非源於其他生物。實際上究竟這東西什麼時候開始得以永存呢?主創團隊與UCL(倫敦大學學院)的教授合作,在調研的過程發現,當人失去記憶時,這東西才能完好無缺地被遺留下來。科研人員證實,過去的人、事和物不是好像紀錄片一樣在回憶時直接重現。其實歷史的主體,在某程度上重寫自己回憶中的過去。按照這個發現,主創團隊以即興音樂、舞蹈及默劇形式,展現回憶和失去回憶的悲與喜。二○一九年香港藝術節選演了這個優秀的作品,我看過一遍,深受震撼。

                            今日关键词:汶川3.4级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