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工業-两人发明的「黄道游仪」、「浑天铜仪」-兴安资讯网

  • 时间:

合肥学校男婴尸体

翻看歷史,時間是科技創新的生命,人類進入十八世紀的第一次工業革命,蒸汽機的發明,由手工到機械的出現,用了千年以上時間,才走到這一步。第二次工業革命發生於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初葉,開啟電機、化工、原子能、航天工業新紀元,只用了一百餘年。第三次工業革命出現於二十世紀下半葉,打開了訊息技術、工業自動化、互聯網世界、電子識別、電子銀行、電子支付、大數據普遍運用、人工智能進入生活圈,以至宇宙探索……僅用了不足五十年。

畢嵐、馬鈞製造的翻車,即廣東珠三角洲常見的腳踏或手動的水車,沿用兩千多年。張衡的地動儀、渾天儀,蔡倫造紙,都是人類傑出科技發明。三國諸葛亮,他的「木牛流馬」獨輪車,便利山地或棧道運輸。

中國古代發明的科技工程至今仍然存在,四大發明的造紙、火藥、印刷、指南針。築在群山之巔的萬里長城、都江堰、京杭大運河等等重大工程,對世界影響深遠。

香港怎樣籌劃科技創新,成為當前討論話題,這已是觸動港人神經的一件事,有心人為此憂心、焦慮。四十年前深圳是個小鎮,當年香港首任特首董建華提出建數碼港的時候,深圳已改革開放經濟騰飛,但高科技尚處於起步階段,今日深圳投入研究發明的支出約一百億美元,是香港的五倍。深圳科技園直逼美國硅谷,擁有多家「獨角獸」企業,當今資訊及互聯網居於前列的華為、中興的總部設在深圳。香港十分依賴金融、地產,創新科技被鄰近城市拋離,事物悄聲中運行,香港的臨界點是誰也留不住的時間。

舊日以牛耕作,以騾馬運輸,以風力車水,進一步用水力發電,以熱力作推動力,今日到處洗手盆喉頭以手部熱力控制開關,家中的夜燈接觸人體的溫度自動明亮,這都是利用熱能量而生的新科技,都是從自身以外或自身之內,假借物體的其他動力,新一代的大數據,是假借其他動力的尖端發明,包含着荀子二千多年前提出「善假於物」邏輯,不是一般的,還須「善」於假借。

盛唐科技活躍,天文學出了張遂、梁令瓚,兩人發明的「黃道游儀」、「渾天銅儀」,應用於天文學的自動計時器,一刻鐘自動擊鼓,每一個時辰(兩小時),自動撞鳴。球形的「渾天儀」,上面列星宿位置,用水力使它每天轉一周。在這圓形渾象之外,有日環一個,月環一個,上面各裝一球,代表太陽月亮的運轉,精密複雜的儀器,揭星座運行之謎。

先說「善假於物」這句古語,今天還有實用價值,值得欣賞。

荀子,是說這句話的人,他還有一句話在當時是石破天驚而今人仍在沿用的,這就是「人定勝天」;仍記得上世紀七十年代訪問清華大學時,中國近代著名機械工程學家劉仙洲教授接待我們這些訪客。他認為,二千多年前荀子能夠提出「善假於物」這樣深刻的見解,很了不起。可貴的地方在於這句話合乎科學邏輯,開啟科技思想的萌芽,促進古代社會物器的發明,讀到一些機械工程發明史的書籍,便感到「善假於物」對機械發明有很大的啟示。

以文字為生如我,似乎註定是科技門外漢,事情來了,你不問科技的東西,科技的東西來找你,我的孫兒比我強,被動了,想到找些科技書籍來看。說到古遠,「善假於物」是中國科技思想的一句古話;說到當前,香港科技園二○○一年成立,園內有近七百家科技公司,近一萬三千人進行科技工作,約九千專才從事科技創新研究,這樣的陣容,為什麼仍然捱打,實在使人納悶。

西漢到三國,重要的科學發明,技術突破就更多了,編織的提花機出現,指南針的發明。東漢的杜詩發明水排,是一種利用水作為動力的鼓風機械,它的構造,比水磨、水碓、水輾,以至水力天文儀的出現更具影響力。

南北朝出了一個何承天,改進了音律、曆法。更著名的則是數學家祖沖之。有人質疑他的行為,祖沖之回應說,星的運動,不是神的擺弄,有形狀可以追查,有數據可以推算,終於他把圓周率算到介乎於3.1415926至3.1415927,比歐洲人早一千多年算到同位小數。

圖:香港科技園一隅/資料圖片

淺略涉獵秦、漢、南北朝至唐代的一些科技發展,古代科學家突破「奇技淫巧」的束縛,意識上帶有「善假於物」去從事技術研究,各個朝代的科學技術有它的成就。

這些都是秦至西漢中朝及至三國這一時期的重大發明。

統一文字,統一度量衡,規劃車道,井田耕作,是秦的措施。「用耦犁,二牛三人,一歲之收,常過縵田畝一斛以上,善者倍之。」這是漢武帝任用趙過改農具,精耕作的豐收情景。桑弘羊管理煮鹽、冶鐵、鑄造,使當時治煉技術得到發展。

人類三次工業革命的發展,每次相距的時間不斷縮短,特別是第三次工業革命時間的飛躍,簡直是不可想像的奇跡。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出現誰說沒有可能縮短至三十年內?香港停步則僵,慢步則被淘汰,唯有拚搏搶時間;「人生難得幾回搏」!香港亦然。

今日关键词:豫章书院教官涉案